即时推送国内外干细胞临床医学资讯,为细胞治疗普惠大众而努力!

  • 公司地址
    中国,浙江,杭州
  • 联系电话
    400-622-0089/139-6700-7000

红斑狼疮常见的6种风险因素,你都了解吗?

目录

  • 常见危险因素
  • 人口统计学风险因素
  • 遗传学

狼疮是医生尚未完全查明的神秘疾病之一。没有人确切知道它是如何或为什么发生的。然而,大多数专家认为狼疮是由遗传和环境因素共同引起的,也就是说,这些因素是你可以控制的,但你无法控制的。 

直到科学研究出新进展,我们才能真正了解狼疮的根源。与此同时,我们可以看看科学家目前认为的狼疮致病因素。

常见危险因素

狼疮是一种自身免疫性疾病 ,患者的免疫系统出现功能障碍,导致身体攻击自身组织。以下因素被认为是常见的潜在元凶:

激素

研究表明,激素因素与自身免疫性疾病有关,尽管研究仍处于起步阶段,两者之间的联系仍不明确

90%的狼疮患者为女性,这表明激素起着重要作用。

然而,雌激素等女性荷尔蒙似乎不会导致狼疮。相反,它们似乎会增加那些本来就容易患上这种疾病的人的风险。 

感染

病毒和细菌可能在狼疮的形成中发挥作用,但尚未确定直接的因果关系。然而,感染被认为是导致狼疮形成的最常见潜在诱因之一。病毒和细菌也可能导致狼疮发作。

药物

已经确定某些药物会引发狼疮和狼疮发作。事实上,该疾病的一个分支—— 药物性狼疮就是基于这一前提。这种类型的狼疮通常是由长期使用某些药物(如抗惊厥药、抗生素和降压药)引起的,停药后症状几乎总会消失。

此外,刚被诊断患有狼疮的人比没有患狼疮的人更容易出现药物过敏。

环境

环境因素虽然尚未得到明确证实,但被认为可能引发狼疮和狼疮发作,可能包括:

  • 暴露于灯泡或太阳的紫外线(光敏性)
  • 接触二氧化硅粉尘,存在于土壤、香烟烟雾、陶器和清洁粉中
  • 吸烟

人们曾一度认为某些染发剂、杀虫剂、外用药物甚至酒精会引发狼疮,但这一观点已被证实。

生活方式

你为自己做出的某些选择,以及你如何应对身体和精神上的挑战,也会在狼疮的发展中发挥作用。 通常考虑以下三个因素:

  • 压力,无论是情绪上的还是身体上的
  • 疲惫
  • 抽烟

人口统计学风险因素

血统、年龄和性别都会影响罹患狼疮 (SLE) 的风险:

  • 种族:在美国和欧洲,西班牙裔、亚裔和非洲裔人群的狼疮 (SLE) 发病率最高;欧洲裔人群的发病率最低。 
  • 年龄: 大多数人在15至45岁之间被诊断出患有狼疮,但这种情况随时都可能发生。
  • 性别: 被诊断患有狼疮的人中,有九成是女性

遗传学

如果您的直系亲属中有狼疮患者,您可能容易患上狼疮,并受到上述因素的相关影响。大多数研究人员认为,遗传或遗传至少是决定您患上狼疮倾向的一个因素;然而,仅凭这一因素通常不足以导致狼疮。

有狼疮家族病史并不意味着您一定会患上这种疾病,只是意味着您更容易患上这种疾病。

到目前为止,科学家已经发现有50多个基因与狼疮有关,尽管还没有证明它们会导致狼疮,但它们可能起到一定作用。 

抗原的作用

抗原是一种进入人体并刺激免疫反应的物质,特别是产生抗体,抗体可以对抗人体认为的入侵者。抗原可以来自毒素、细菌、外来血细胞和移植器官的细胞。在患有狼疮(尤其是SLE)的患者中,免疫系统会攻击健康组织中的抗原,即所谓的自身抗原或自身抗原。

换言之,狼疮患者已经丧失了对这些自身抗原的正常耐受性,这主要是由于遗传和环境因素。在患有狼疮的人群中,针对双链DNA和Smith(Sm) 抗原等自身抗原的抗体有助于诊断。这些针对自身抗原的抗体称为自身抗体。 

当其中一个器官受到免疫系统攻击时,就会出现与该器官相关的体征和症状。例如,如果您的免疫系统产生抗体攻击您的肾脏,通常会出现尿液中的蛋白质(可产生泡沫尿)、高血压和/或血肌酐水平升高等症状。

器官攻击始于免疫系统认为自身抗原(如体内正常蛋白质)是外来且有害的东西。人体将抗原识别为有害物质需要多种因素的结合,如遗传易感性和一种或多种触发因素,如感染

换句话说,它需要一系列巧合和不幸的事件——可以说是一场完美风暴。

  1. Maidhof W, Hilas O. Lupus: an overview of the disease and management options. P T. 2012;37(4):240-9.
  2. Mcdonald G, Cabal N, Vannier A, et al. Female Bias in Systemic Lupus Erythematosus is Associated with the Differential Expression of X-Linked Toll-Like Receptor 8. Front Immunol. 2015;6:457.
  3. Francis L, Perl A. Infection in systemic lupus erythematosus: friend or foe?. Int J Clin Rheumtol. 2010;5(1):59-74.
  4. Solhjoo M, Ho CH, Chauhan K, et al. Drug-Induced Lupus Erythematosus. In: StatPearls [Internet]. Treasure Island (FL): StatPearls Publishing. Available from: https://www.ncbi.nlm.nih.gov/books/NBK441889/
  5. Mak A, Tay SH. Environmental factors, toxicants and systemic lupus erythematosus. Int J Mol Sci. 2014;15(9):16043-56.
  6. Figueiredo-braga M, Cornaby C, Cortez A, et al. Depression and anxiety in systemic lupus erythematosus: The crosstalk between immunological, clinical, and psychosocial factors. Medicine (Baltimore). 2018;97(28):e11376.
  7. Pons-estel GJ, Alarcón GS, Scofield L, Reinlib L, Cooper GS. Understanding the epidemiology and progression of systemic lupus erythematosus. Semin Arthritis Rheum. 2010;39(4):257-68.
  8.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Systemic Lupus Erythematosus (SLE).
  9. Vaughn SE, Kottyan LC, Munroe ME, Harley JB. Genetic susceptibility to lupus: the biological basis of genetic risk found in B cell signaling pathways. J Leukoc Biol. 2012;92(3):577-91.
  10. Fattal I, Shental N, Mevorach D, et al. An antibody profile of systemic lupus erythematosus detected by antigen microarray. Immunology. 2010;130(3):337-43.
  11. Castro C, Gourley M. Diagnostic testing and interpretation of tests for autoimmunity. J Allergy Clin Immunol. 2010;125(2 Suppl 2):S238-47.
免责说明:本文仅用于传播科普知识,分享行业观点,不构成任何临床诊断建议!杭吉干细胞所发布的信息不能替代医生或药剂师的专业建议。如有版权等疑问,请随时联系我。
适合系统性红斑狼疮患者的3类食物,你清楚吗?
« 上一篇 2024年6月20日
系统性红斑狼疮的康复与支持
下一篇 » 2024年6月20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