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推送国内外干细胞临床医学资讯,为细胞治疗普惠大众而努力!

  • 公司地址
    中国,浙江,杭州
  • 联系电话
    400-622-0089/139-6700-7000

帕金森的4种治疗方法,你都清楚吗?

目录

  • 治疗目标
  • 药物
  • 外科手术
  • 干细胞疗法
  • 支持治疗

帕金森病(PD)的治疗侧重于改善症状和生活质量。药物治疗是标志性疗法,尤其是一种名为左旋多巴的药物它可以提高大脑中的多巴胺(一种大脑化学物质)水平,是控制PD症状的最佳药物。

其他药物,如多巴胺激动剂或金刚烷胺,也可能减轻症状。像深部脑刺激这样的手术通常只用于那些药物治疗无效的患者。

帕金森的4种治疗方法,你都清楚吗?

帕金森病治疗的目标

帕金森病治疗的主要目标是减轻症状,改善日常功能和生活质量。

帕金森病是由大脑中产生多巴胺的神经细胞死亡引起的。由于多巴胺调节运动,因此多巴胺的耗竭会导致运动(与运动相关的)症状,如颤抖、僵硬、失去平衡和动作缓慢(运动迟缓))。

帕金森病的症状在疾病早期通常较轻,随后逐渐恶化,并且常常变得难以预测和控制。

帕金森症药物

治疗帕金森病的药物有很多种。患者在患病初期开始服用的药物及其有效性和耐受性会影响未来的药物或手术选择。因此,与有治疗帕金森病经验的医疗保健提供者密切合作至关重要。

多巴胺能药物

多巴胺能(与多巴胺有关)疗法是帕金森病治疗的关键。多巴胺能药物分为四大类,按多巴胺效力的降序排列。

左旋多巴

左旋多巴,或L-多巴,是减轻PD症状最有效的药物,也是大多数帕金森病患者的初始药物。

左旋多巴的作用是增加大脑中的多巴胺水平,通常以Sinemet片剂的形式服用(卡比多巴-左旋多巴)。

卡比多巴阻止脑外多巴胺的转化,最大限度地减少副作用,并允许服用较少量的左旋多巴来达到预期的治疗效果

使用左旋多巴开始帕金森病治疗的两个可能例外情况包括:

  • 左旋多巴需要每日频繁服用,因此轻度帕金森病患者可能更喜欢每日服用一次的药物,例如单胺氧化酶B 型(MAO B)抑制剂。
  • 左旋多巴与运动障碍的风险最高相关因此50岁以下的帕金森病患者可以选择开始使用多巴胺激动剂治疗。

多巴胺激动剂

多巴胺激动剂是刺激大脑中多巴胺受体(对接点)的药物。它们可以单独服用,也可以与左旋多巴联合服用。

多巴胺激动剂除了在控制帕金森病症状方面比左旋多巴效果稍差之外,还会引起更多的副作用,尤其是嗜睡、腿部肿胀、视觉幻觉和冲动控制障碍(例如,不受控制的过度赌博或购物)。

多巴胺激动剂包括:

  • Mirapex(普拉克索)) 是一种每日服用一次(缓释)或每日服用多次(速释)的药丸。
  • Requip(罗匹尼罗) 是一种每日服用一次(缓释)或每日服用多次(速释)的药丸。
  • Neupro(罗替戈汀) 是一种贴在皮肤上的贴剂,每天一次。
  • Apokyn(阿扑吗啡)) 是根据需要在皮下注射的疫苗。

MAO-B抑制剂

MAO-B抑制剂可阻断或降低单胺氧化酶B。这种酶可分解大脑中的多巴胺。它可以单独服用,也可以与左旋多巴或其他帕金森病药物联合使用,尽管其减轻帕金森病症状的效果通常很小。

MAO-B抑制剂包括:

  • Azilect(雷沙吉兰) 是一种每日服用一次的药丸。
  • Xadago(沙芬酰胺)) 是一种每日服用一次的药丸。
  • 依地普利(司来吉兰) 是一种通常每天服用一次的药丸。

金刚烷胺

金刚烷胺是一种抗病毒药物,据信它通过增加大脑中多巴胺的作用而起作用。它也可能阻断谷氨酸大脑中的对接位点。谷氨酸是一种大脑化学物质,与帕金森病中神经细胞通讯的改变有关。

金刚烷胺的效果是暂时的,该药可以单独服用,也可以与左旋多巴或抗胆碱能药物联合使用。

金刚烷胺有三种剂型:

  • 对称性是一种每天服用两至三次的药丸。
  • 戈科夫里是一种每日服用一次的缓释药丸。
  • 奥斯莫莱克斯是一种每日服用一次的缓释药丸。

其他帕金森病药物

其他不影响多巴胺的帕金森病药物包括抗胆碱能药物和儿茶酚-O-甲基转移酶(COMT) 抑制剂。

抗胆碱能药物

抗胆碱药物会降低乙酰胆碱的作用是一种有助于调节运动的大脑化学物质。老年人应避免使用抗胆碱能药物,因为该药物可能产生副作用,尤其是便秘、尿潴留和思维/记忆问题。

用于治疗PD的抗胆碱能药物包括:

  • Cogentin(苯扎托品)) 是一种每天服用两次的药丸。
  • 安坦(苯海索) 是一种药丸,每天服用两至三次。

COMT抑制剂

COMT 抑制剂是一种辅助左旋多巴疗法,用于治疗晚期帕金森病的“停药期”。其作用是阻止多巴胺的分解。

COMT 抑制剂包括:

  • 奥匹卡朋) 是一种每天睡前服用一次的药丸。
  • 康坦(恩他卡朋)) 与左旋多巴一起服用,每天最多八次。
  • 塔斯玛(托卡朋) 是一种药丸,每天服用三次。

伊曲茶碱

诺瑞安兹(伊曲茶碱) 是一种获批用于治疗处于“停药期”的帕金森病患者的左旋多巴辅助治疗药物。该药物每天服用一次,据信通过阻断大脑中产生多巴胺的神经细胞上的腺苷受体起作用。 

帕金森氏症手术

长期使用药物治疗帕金森病最终会导致运动并发症,即“关闭”期和左旋多巴引起的运动障碍。

手术可以帮助特定人群控制这些运动并发症,并在药物效果不佳时改善症状。

帕金森症手术主要有两种类型:

  • 设备辅助治疗
  • 消融手术

设备辅助治疗

主要的设备辅助治疗是深部脑刺激和Duopa治疗(持续左旋多巴-卡比多巴肠凝胶)。

深部脑刺激(DBS) 是治疗帕金森病最常见的脑部手术。

深部脑刺激 (DBS) 需要神经外科医生首先将电极置于大脑深处调节运动的区域。然后将电极连接到位于锁骨附近皮肤下方的装置(称为植入式脉冲发生器)。

植入式脉冲发生器通过皮下导线将电信号传送到大脑中的电极。这些电信号以复杂(且尚未完全理解)的方式工作,以减轻PD的运动症状

Duopa 疗法

Duopa 是一种左旋多巴和卡比多巴的凝胶,可通过经皮胃空肠造口术持续输送(每天长达16小时)到肠道管(一种喂食管)。

喂食管连接到一个便携式电池供电的输液泵,该输液泵放在脖子或腰部周围的小袋子里。

Duopa疗法的预期效果是治疗帕金森病的运动症状,就像左旋多巴一样,但由于其直接进入肠道,因此效果更佳。药物立即输送到肠道还可以减少“停药”期。

消融手术

消融手术需要外科医生使用复杂的成像技术针对受帕金森病影响的特定大脑区域进行治疗。然后外科医生打开颅骨,使用射频破坏该区域的组织。

磁共振成像(MRI) 引导的聚焦超声是一种较新的、侵入性较小的方法,它使用高能超声波束破坏脑组织。这种方法避免了通过开颅手术进入目标区域。

干细胞治疗帕金森病

  • 细胞替代:干细胞治疗的核心机制之一是细胞替代。在帕金森病患者中,黑质区域的多巴胺能神经元大量丢失,导致多巴胺水平下降,从而引发运动症状。干细胞,特别是诱导多能干细胞(iPSCs)或胚胎干细胞(ESCs),可以被诱导分化成多巴胺能神经元,并移植到患者的大脑中。这些新生的神经元有潜力替代失去的神经元,恢复大脑的多巴胺合成能力,从而减轻运动症状。
  • 神经保护:除了直接的细胞替代,干细胞还可能通过分泌神经保护因子来发挥作用。这些因子能够促进幸存的神经元生存,减少细胞死亡,并可能抑制炎症反应。通过这种方式,干细胞可以提供一个支持性的微环境,有助于保护大脑免受进一步的损害。
  • 免疫调节:干细胞具有免疫调节特性,它们可以抑制过度活跃的免疫系统,减少对自身组织的攻击。在帕金森病中,免疫系统的异常反应可能加剧了神经细胞的损伤。干细胞通过调节免疫细胞的活性,有可能减轻这种自身免疫反应,从而保护神经细胞。
  • 促进内源性修复:干细胞在移植后可能促进宿主大脑的内源性修复机制。它们可以激活脑内的干细胞池,促使这些细胞分化成所需的细胞类型,或者刺激血管生成,改善局部血供,从而为受损的神经组织提供更好的营养和氧气供应。
  • 突触重塑:新生的多巴胺能神经元需要与宿主大脑中的其他神经细胞建立正确的连接,以实现有效的信号传递。干细胞治疗可能促进这种突触重塑过程,帮助新神经元整合进现有的神经网络中。

帕金森病症状管理的支持性治疗

除了治疗帕金森病的药物疗法外,健康的生活习惯,如运动和“有益大脑”的饮食模式,也可能有助于人们更好地控制症状并提高整体生活质量。

更有科学证据表明,饮食和运动可以帮助减缓疾病的发展。如果您患有帕金森病,请与您的帕金森病护理团队讨论营养师和物理治疗师的指导。

营养师可能会推荐地中海饮食,这种饮食富含新鲜水果和蔬菜、橄榄油、鱼、坚果和种子。这些食物具有抗氧化和抗炎特性,有助于滋养大脑。

同样,物理治疗师可以帮助您制定适合您独特目标和需求的锻炼计划。研究表明,跑步、跳舞、太极拳和瑜伽等多种锻炼方式 可以改善各种帕金森病症状,包括行走和平衡问题

结论

帕金森症治疗的目的是减轻僵硬、无法控制的颤抖和动作缓慢等症状。药物是主要治疗方法,尤其是左旋多巴,这是一种能增加大脑多巴胺水平的药物。医生也可能开具多巴胺激动剂、金刚烷胺或抗胆碱能药物等药物。

当药物不再起效时,有时会考虑手术治疗帕金森病。运动和营养也是帕金森病护理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些支持性疗法可以改善症状和生活质量,并可能有助于减缓疾病的发展。

  1. National Institute of Neurological Disorders and Stroke. Parkinson’s disease.
  2. Armstrong MJ, Okun MS.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of Parkinson disease: a review. JAMA. 2020;323(6):548-560. doi:10.1001/jama.2019.22360
  3. Balestrino R, Schapira AHV. Parkinson disease. Eur J Neurol. 2020;27(1):27-42. doi:10.1111/ene.14108
  4. Pringsheim T, Day GS, Smith DB, et al. Dopaminergic therapy for motor symptoms in early Parkinson disease practice cuideline summary: a report of the AAN Guideline Subcommittee. Neurology. 2021;97(20):942-957. doi:10.1212/WNL.0000000000012868
  5. Zhu H, Lemos H, Bhatt B, et al. Carbidopa, a drug in use for management of Parkinson disease inhibits T cell activation and autoimmunity. PLoS One. 2017;12(9):e0183484. doi:10.1371/journal.pone.0183484
  6. Kwon DK, Kwatra M, Wang J, Ko HS. Levodopa-induced dyskinesia in Parkinson’s disease: pathogenesis and emerging treatment strategies. Cells. 2022;11(23):3736. doi:10.3390/cells11233736
  7. Schapira AH, Fox SH, Hauser RA, et al. Assessment of safety and efficacy of safinamide as a levodopa adjunct in patients with Parkinson disease and motor fluctuations: 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 JAMA Neurol. 2017;74(2):216-224. doi:10.1001/jamaneurol.2016.4467
  8. Zhang Z, Zhang S, Fu P, et al. Roles of glutamate receptors in Parkinson’s disease. Int J Mol Sci. 2019;20(18):4391. doi:10.3390/ijms20184391
  9. Fabbri M, Ferreira JJ, Rascol O. COMT Inhibitors in the Management of Parkinson’s Disease. CNS Drugs. 2022 Mar;36(3):261-282. doi:10.1007/s40263-021-00888-9
  10. Mantri S, Lepore M, Edison B, et al. The experience of OFF periods in Parkinson’s disease: descriptions, triggers, and alleviating factors. J Patient Cent Res Rev. 2021;8(3):232-238. doi:10.17294/2330-0698.1836
  11. Lachenmayer ML, Mürset M, Antih N, Debove I, Muellner J, Bompart M, Schlaeppi JA, Nowacki A, You H, Michelis JP, Dransart A, Pollo C, Deuschl G, Krack P. Subthalamic and pallidal deep brain stimulation for Parkinson’s disease-meta-analysis of outcomes. NPJ Parkinsons Dis. 2021 Sep 6;7(1):77. doi:10.1038/s41531-021-00223-5
  12. Pycroft L, Stein J, Aziz T. Deep brain stimulation: An overview of history, methods, and future developments. Brain Neurosci Adv. 2018 Dec 12;2:2398212818816017. doi:10.1177/2398212818816017
  13. Thakkar S, Fung VSC, Merola A, Rollins M, Soileau MJ, Kovács N. 24-hour levodopa-carbidopa intestinal gel: clinical experience and practical recommendations. CNS Drugs. 2021;35(2):137-149. doi:10.1007/s40263-020-00782-w
  14. Cahan LD, Young RF, Li F. Radiosurgical pallidotomy for Parkinson’s disease. Prog Neurol Surg. 2018;33:149-157. doi:10.1159/000481083
  15. Ghanouni P, Pauly KB, Elias WJ, et al. Transcranial MRI-guided focused ultrasound: a review of the technologic and neurologic applications. AJR Am J Roentgenol. 2015;205(1):150-159. doi:10.2214/AJR.14.13632
  16. Cammisuli DM, Bonuccelli U, Daniele S, Martini C, Fusi J, Franzoni F. Aerobic exercise and healthy nutrition as neuroprotective agents for brain health in patients with Parkinson’s disease: a critical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Antioxidants (Basel). 2020;9(5):380. doi:10.3390/antiox9050380
  17. Fan B, Jabeen R, Bo B et al. What and how can physical activity prevention function on Parkinson’s disease? Oxid MQhat and Hoed Cell Longev. 2020; 2020: 4293071. doi:10.1155/2020/4293071
免责说明:本文仅用于传播科普知识,分享行业观点,不构成任何临床诊断建议!杭吉干细胞所发布的信息不能替代医生或药剂师的专业建议。如有版权等疑问,请随时联系我。
帕金森病的体征和症状是什么?及其治疗方法
« 上一篇 2024年6月24日
帕金森病:生物技术公司正在为治疗帕金森病寻求更多疗法
下一篇 » 2024年6月24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