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推送国内外干细胞临床医学资讯,为细胞治疗普惠大众而努力!

  • 公司地址
    中国,浙江,杭州
  • 联系电话
    400-622-0089/139-6700-7000

干细胞治疗帕金森病:当前和未来的发展

帕金森病是一种神经系统疾病,其症状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更加严重。它影响到工业化国家60岁及以上人群中约1%的信任来源。该病的确切原因尚不清楚,但专家认为,遗传和环境因素都起着作用。

帕金森病导致你大脑的某些部分的神经元死亡,导致多巴胺减少。多巴胺是一种神经递质。你大脑中的细胞释放多巴胺,作为向附近其他细胞发送信号的一种方式。

干细胞治疗帕金森病:当前和未来的发展

当你患有帕金森病时,多巴胺活动的减少会导致以下症状:

  • 震颤
  • 迟钝
  • 僵硬
  • 步态紊乱

目前,帕金森病还没有治愈方法。但在过去几十年里,研究人员一直在研究干细胞疗法,以提供更好的治疗方案。

继续阅读,了解更多关于使用干细胞疗法治疗帕金森病的当前和未来发展。

什么是干细胞治疗

干细胞是特殊的,因为它们是未分化的,这意味着它们有可能成为许多类型的专门细胞。

你可以认为干细胞是你身体的天然资源。当你的身体需要一种特定类型的细胞–从骨细胞到脑细胞–未分化的干细胞可以转变为适合的需求。

有三种主要的干细胞类型:

胚胎干细胞这些细胞是多能的,这意味着它们可以转化为你身体里的多种类型的细胞。顾名思义,它们是在胚胎中发现的。

成体干细胞也被称为成人干细胞,它们主要执行修复功能。它们仍然可以转化,但不像胚胎干细胞那样可以转化为多种类型的专门细胞。

诱导性多能干细胞(iPSCs)这些干细胞是通过改变已经成熟的细胞的基因而制成。

什么是干细胞治疗?

干细胞治疗是使用干细胞-通常来自捐赠者,但有时来自你自己的身体-来治疗疾病。

因为帕金森病会导致脑细胞死亡,研究人员正试图利用干细胞来替换受影响区域的脑细胞。这可能有助于治疗帕金森病的症状。

干细胞疗法如何有利于帕金森病?

研究人员正在探索各种方法,利用干细胞治疗帕金森病。

目前的想法是将干细胞直接引入你的大脑受影响区域,在那里它们可以转化为脑细胞。然后,这些新的脑细胞可以帮助调节多巴胺水平,这应该可以改善该疾病的症状

值得注意的是,专家认为这只是对帕金森病的一种治疗,而不是一种治愈。

虽然干细胞疗法有可能取代被帕金森病破坏的脑细胞,但该疾病仍会存在。帕金森病最终可能会破坏植入的干细胞。

现在还不清楚干细胞疗法是否可以多次使用,以继续减少帕金森病的症状,或者多次手术后的效果是否相同。

近年来进行干细胞治疗帕金森的临床试验有哪些?

截止2023年4月,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最大临床试验注册库clinicaltrials.gov网站上注册的有关干细胞治疗帕金森病的临床研究项目有29项

干细胞治疗帕金森病的临床研究项目有29项

在这29项中有7项来自中国,分别是如下图:

已保存地位研究题目状况干预措施地点
1个未知 一项评估人类神经干细胞帕金森病患者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的研究帕金森综合症生物:人类神经干细胞中国
江苏省苏州市苏州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神经内科
2个未知 帕金森病患者的间充质干细胞移植帕金森病生物:骨髓间充质干细胞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
中国广东省广州市
3个邀请报名脐带来源的间充质干细胞治疗帕金森病帕金森病生物:间充质干细胞河北新疗法生物制药科技有限公司中国
河北省石家庄市
4个招聘中人羊膜上皮干细胞侧脑室精准移植治疗帕金森病特发性帕金森病生物学:hAESC上海东方医院
5个尚未招聘将 hAESCs 精确移植到心室治疗帕金森病帕金森病生物学:hAESCs 治疗生物:安慰剂(生理盐水)上海东方医院
6个完全的hAESCs 的立体定向移植治疗帕金森病帕金森病生物学:人羊膜上皮干细胞上海东方医院
7未知 人胚胎干细胞来源的神经前体细胞治疗帕金森病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研究帕金森病生物:NPC移植药物:左旋多巴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河南郑州
中国干细胞治疗帕金森病的临床研究项目有七项

2014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总医院神经外科对21例帕金森病患者进行神经干细胞移植[1]。

神经干细胞移植治疗帕金森病21例

结果:21例患者出院后随访649个月,与治疗前相比,治疗后21例患者统一帕金森病评定量表评分、Hoehn-Yahr量表评分、39项帕金森生存质量问卷评分明显降低(P<0.01),Schwab-England量表评分明显升高(P<0.01)。

结论:神经干细胞移植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改善帕金森病患者的临床症状,提高其生活质量

2015年,《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研究揭示干细胞移植治疗帕金森病机理。

《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研究揭示干细胞移植治疗帕金森病机理

北京大学分子医学研究所周专小组发现,将人源神经干细胞移植到帕金森病动物模型的大脑纹状体,可减轻患病大鼠的运动功能障碍。研究表明,这种改善机制来源于移植细胞直接释放的多巴胺神经递质。10月20日,相关成果在线发表于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2]。

2018年 ,河南省驻马店市中心医院对收治的帕金森病患者27例,均采用神经干细胞移植手术治疗[3]。

神经干细胞移植治疗帕金森病的效果观察

结果:治疗后12个月,患者UPDRS量表中的行为和心理评分、日常生活质量评分、运动功能评分、并发症评分均明显低于治疗前(P<0.05),且治疗后12个月UPDRS量表总评分也低于治疗前(P<0.05)。27例患者平均随访12个月,治疗总有效率为81.48%

结论:神经干细胞移植手术治疗帕金森病疗效确切,可明显改善患者UPDRS评分,提升生活质量,值得推广。

2023年,中国科学报报道了,干细胞治疗帕金森病迈出重要一步[4]。

【中国科学报】干细胞治疗帕金森病迈出重要一步

中国科学院脑科学与智能技术卓越创新中心高级研究员陈跃军团队创建了一种“能够跨分化阶段和时间点的高通量谱系示踪”新技术,解析了大脑内多巴胺能神经细胞分化过程,发现和鉴定了一种可特异性表征多巴胺能神经前体细胞的表面标记分子,并在此基础上开发了目的细胞高度富集的供体细胞药物制备新策略,为干细胞治疗帕金森病带来新希望。4月6日,该成果以封面论文形式发表于《细胞-干细胞》。

临床试验发现了什么?

在发现创建iPSCs的过程之前,帕金森病的唯一干细胞疗法需要使用胚胎干细胞。这带来了伦理和实际的挑战,使研究更加困难。

在iPSCs出现后,干细胞已被用于涉及神经损伤的许多疾病的临床试验中,总体来说结果好坏参半。

第一个使用iPSCs治疗帕金森病的临床试验于2018年在日本进行。这是一个非常小的试验,只有七个参与者。其他试验已经使用动物模型完成。

到目前为止,试验显示影响运动的症状以及非运动症状得到了改善,如膀胱控制。

一些挑战确实来自干细胞的来源。

干细胞治疗可以被认为是类似于器官移植。如果iPSCs来自捐赠者,你可能需要使用免疫抑制药物,以防止你的身体排斥这些细胞。

如果iPSCs来自你自己的细胞,你的身体可能不太可能排斥它们。但专家认为,这将推迟干细胞治疗,因为iPSCs是在实验室中制作的。这可能会比使用来自捐赠者的既定测试iPSCs系列更昂贵。

下一代临床试验的重点是什么?

帕金森病的症状有很多。它们通常使用统一帕金森病评定量表(UPDRS)或运动障碍协会对该量表的最新修订版MDS-UPDRS进行评分。

今天的临床试验通常希望显著改善帕金森病患者的UPDRS或MDS-UPDRS评分。

一些试验正在测试新的给药方法,如静脉输液或局部应用。其他试验则是为了确定最安全的有效剂量数量。而其他试验则是在干细胞治疗中使用新的医疗设备时测量整体安全性。

这是一个活跃的研究领域。未来的试验将有助于缩小干细胞治疗帕金森病的最安全和有效方法。

干细胞治疗帕金森症的方法何时能用?

临床试验通常分三个阶段进行。食品和药品监督管理局增加了更多的参与者,第一阶段通常只限于几十人,第三阶段则是几千人。其目的是为了测试治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测试干细胞治疗帕金森病的临床试验仍处于早期阶段。如果目前的试验是成功的,可能仍需要4至8年时间才能广泛使用这种疗法。

参与临床试验

您所在的地区可能有正在进行的利用干细胞疗法治疗帕金森病的临床试验。如果您对此感兴趣,请定期回来查看,因为以后可能会有新的试验。

请务必向医生或医疗保健专业人士提及您的意图。他们可能有针对你情况的额外信息。

结论

干细胞治疗帕金森病的目标是用健康、未分化的干细胞取代被破坏的脑细胞。然后这些干细胞可以转化为脑细胞,帮助调节你的多巴胺水平。专家认为这可以缓解帕金森病的许多症状。

这种疗法仍处于临床测试的早期阶段。许多试验要么是提议的,要么是正在招募的,要么是已经在进行的。这些试验的结果将决定干细胞疗法多久可以作为帕金森病的一种治疗方法而广泛使用。

目前,人们并不相信干细胞疗法能治愈帕金森病。但它可能是现有治疗方法的替代品,如药物治疗和深层脑刺激。

参考资料:

Barker RA, et al. (2017). Human trials of stem cell-derived dopamine neurons for Parkinson’s disease: Dawn of a new era.
cell.com/cell-stem-cell/fulltext/S1934-5909(17)30382-X

BlueRock Therapeutics. (2022). Phase 1 safety and tolerability study of MSK-DA01 cell therapy for advanced Parkinson’s disease.
clinicaltrials.gov/ct2/show/NCT04802733

Chai X, et al. (2021). Umbilical cord derived mesenchymal stem cells therapy in Parkinson’s disease.
clinicaltrials.gov/ct2/show/NCT03550183

Goetz CG, et al. (2008). Movement Disorder Society-sponsored revision of the Unified Parkinson’s Disease Rating Scale (MDS-UPDRS): Scale presentation and clinimetric testing results.
movementdisorders.org/MDS-Files1/PDFs/Rating-Scales/MDS-UPDRS_Vol23_Issue15_2008.pdf

Han F, et al. (2015). Development of stem cell-based therapy for Parkinson’s disease.
translationalneurodegeneration.biomedcentral.com/articles/10.1186/s40035-015-0039-8

Kim TW, et al. (2021). Biphasic activation of WNT signaling facilitates the derivation of midbrain dopamine neurons from hESCs for translational use.
cell.com/cell-stem-cell/fulltext/S1934-5909(21)00005-9

Levy S, et al. (2022). Neurologic Stem Cell Treatment Study (NEST).
clinicaltrials.gov/ct2/show/NCT02795052

MDS-Unified Parkinson’s Disease Rating Scale (MDS-UPDRS). (2019). https://www.movementdisorders.org/MDS/MDS-Rating-Scales/MDS-Unified-Parkinsons-Disease-Rating-Scale-MDS-UPDRS.htm

Parkinson’s disease. (2022).
ninds.nih.gov/health-information/disorders/parkinsons-disease

Piao J, et al. (2021). Preclinical efficacy and safety of a human embryonic stem cell-derived midbrain dopamine progenitor product, MSK-DA01.
cell.com/cell-stem-cell/fulltext/S1934-5909(21)00004-7

Schiess MC. (2022). Phase IIa randomized placebo controlled trial: Mesenchymal stem cells as a disease-modifying therapy for iPD.
clinicaltrials.gov/ct2/show/NCT04506073

Staff NP, et al. (2019). Mesenchymal stromal cell therapies for neurodegenerative diseases.
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6643282/

Stem cell biology. (n.d.).
irp.nih.gov/our-research/scientific-focus-areas/stem-cell-biology

Step 3: Clinical research. (2018).

fda.gov/patients/drug-development-process/step-3-clinical-research

Stoddard-Bennett T, et al. (2019). Treatment of Parkinson’s disease through personalized medicine and induced pluripotent stem cells.
mdpi.com/2073-4409/8/1/26/htm

Stoddard-Bennett T, et al. (2020). Stem cell therapy for Parkinson’s disease: Safety and modeling.
journals.lww.com/nrronline/Fulltext/2020/15010/Stem_cell_therapy_for_Parkinson_s_disease__safety.8.aspx

Stoker TB, et al. (2018). Stem cell treatments for Parkinson’s disease.
ncbi.nlm.nih.gov/books/NBK536728/

Takahashi J. (2020). iPS cell-based therapy for Parkinson’s disease: A Kyoto trial.
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2352320420300614

The drug development process. (2018).
fda.gov/patients/learn-about-drug-and-device-approvals/drug-development-process

The Nobel Prize in Physiology or Medicine 2012. (2012).
nobelprize.org/prizes/medicine/2012/press-release/

Understanding Parkinson’s. (n.d.).
parkinson.org/understanding-parkinsons

What are clinical trials and studies? (2020).
nia.nih.gov/health/what-are-clinical-trials-and-studies

Zafar S, et al. (2021). Parkinson disease.
ncbi.nlm.nih.gov/books/NBK470193/

免责说明:本文仅用于传播科普知识,分享行业观点,不构成任何临床诊断建议!杭吉干细胞所发布的信息不能替代医生或药剂师的专业建议。如有版权等疑问,请随时联系我。

干细胞疗法治疗急性和慢性创伤性脑损伤的临床回顾
« 上一篇 2023年4月26日
干细胞治疗可以帮助解决骨科问题吗?
下一篇 » 2023年4月26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